驻藏武警官兵全力做好疫情防疫防控工作
来源:驻藏武警官兵全力做好疫情防疫防控工作发稿时间:2020-04-03 15:20:53


问题在于,特朗普从来都是善变的。一旦随着疫情变化,他会不会再次认定“还是任性一下对选情更有利”,二人关系会否再次画风突变,恐怕还不得而知。新冠病毒被认为起源于蝙蝠,最终有哪些中间宿主帮助病毒跨越物种屏障,感染人类,至今是谜。然而,全球疫情蔓延之际,更多紧迫的疾控问题需尽快给出答案。比如,与人类密切接触宠物、畜禽是否也可能被新冠病毒传染?

研究团队在论文的最后还提到,比较而言,新冠病毒和其他在雪貂上呼吸道和下呼吸道均可复制的流感病毒、甚至人SARS-CoV表现出一些不同。新冠病毒只在雪貂的鼻骨、软腭和扁桃体中复制。它也可以在消化道中复制,但即使在气管内接种了病毒,在雪貂的肺叶中仍没有检测到病毒。

当地时间3月31日,研究团队在预印本平台bioRxiv上发表了一篇论文,“Susceptibility of ferrets, cats, dogs, and different domestic animals to SARS-coronavirus-2 ”。论文通讯作者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动物流感基础与防控研究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陈化兰,以及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所长、国家动物疫病防控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步志高。

新冠病毒在幼猫中的复制和传播。

这当时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

在第12天,研究团队对剩下的猫实施了安乐死。在一只接种了病毒的猫的扁桃体、另一只接种了病毒的猫的鼻骨、软腭、扁桃体和气管中检测到病毒RNA,但在两只病毒暴露猫的任何器官或组织中均未检测到病毒RNA。

这种露骨的、非学术性的攻讦,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

就在一周前,特朗普仍然流露出些许乐观看法,甚至扬言“4月12日应重新恢复社会常态、激活美国经济”,这显然和福奇的防疫主张背道而驰。

这一切,终于随着3月30日、31日特朗普、福奇二人“相向而行”的相继表态,算是有了一个“阶段性答案”。

结果显示,第2、4、6、8天,在所有6只雪貂的洗鼻液中均发现病毒RNA。在一些直肠拭子中也发现了病毒RNA,但拷贝数数明显低于鼻洗液。所有雪貂的鼻洗液中均检测到传染性病毒,但没有一只雪貂的直肠拭子中发现传染性病毒。